????一直以来,多尔衮和多铎最大的理论支持来自于幼子守灶的女真传统。可很少有人知道,多铎并不是努尔哈赤最小的儿子。努尔哈赤最小的儿子,正式如今坐在皇太极膝盖上,玩弄着东珠的费扬古。

????由于费扬古母亲出身寒微,努尔哈赤并不待见这对母子。而且阿巴亥也视这对母子为眼中钉肉中刺,几次想要下手除去,都被皇太极巧妙救下。如果不是阿巴亥告诉过多尔衮,他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费扬古。

????现在最有威力的武器出场了,费扬古才是小儿子。那么就是说,守灶的儿子应该是费扬古。多铎,以及多尔衮就失去了掌控两黄旗最重要的理由。

????看到多尔衮妥协,皇太极也笑了。实际上他今天非常想点破费扬古的身份,一劳永逸的解决多尔衮和多铎兄弟。可没办法,老爹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承认过费扬古的身份。如果贸然说出来,会引起轩然大波。代善会怎么做,莽古尔泰会怎么做,后果非常难以控制。

????实际上,今天就是皇太极在赌。他的算计很好,他赢了!现在他的势力过于弱小,后金不需要任何一个强大的人物。势力均衡,才有机会让自己施展拳脚。

????在费扬古的威胁面前,多尔衮选择了屈服。说到底,他也只有十六岁。心智要跟这个心眼儿比马蜂窝还多的八哥,差了一个档次。

????“哥!”多铎诧异的看着多尔衮,不明白多尔衮为什么要答应这样的羞辱条件。

????“听八……!大汗的话。”多尔衮拍了拍傻弟弟的肩膀。

????********************************************************

????李枭检查了整个战场,多管火箭炮就是这个年月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以想象,这玩意覆盖射击的时候,落点的士兵们是多么的无助。覆盖性的射击,跑都没地方跑。

????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东西绝对不能落进别人的手里。只要有一发落进敌人手里,估计仿制品很快就会出现。毕竟,这玩意实在是太简单了。这玩意就是一个大号钻天猴!

????虽然黑火药爆炸威力,和射程要差很多。可那威力也很可观!

????吩咐自己的兵,找遍了每一处弹坑。稍微大一些的弹片都召找回来!为了激发官兵们的劳动热情,李枭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废品回收。

????当一样东西和钱联系起来的时候,都会撩动人们敏感的神经。听说这些废铁可以换钱之后,江南的士兵们和劳工们都焕发了极大热情。虽然废铁不值几个钱,但多一些额外的收入总是好的。

????“让这么多人捡这些东西,万一鞑子……!”李定国对李枭的做法有些不解,就是一些废铁而已,为啥还要让人捡回来?

????“这你就不懂了,俺们辽军穷啊!这些废铁回炉之后,又能重新铸成炮弹。在锦州,有不少的老百姓都在晚上去训练场捡炮弹皮,每天收获还算是不错。我说,你不去捡点儿。”吴三桂很感谢这个把自己从沟里拽出来,还不满世界乱说的小小队正。李定国也是个妙人,俩个家伙喝了一顿酒之后,非得烧了黄纸拜把子。

????“不去了,他娘的这条命就是捡回来的。有这时间,靠在城墙上晒太阳,也不去外面。都是他娘的死人,你看看那地上有多少碎骨头。现在秋天了,还是有腥臭的味道飘过来。明年,这里的草长得一定好。”结果吴三桂递过来的五粮液,李定国狠狠灌了一口。

????三天前的那个夜晚,李定国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今天还能靠在城墙上面,晒着太阳喝着酒。对于已经感觉到自己死了的人来说,晒太阳喝酒就是幸福。

????“你们的史大人已经醒了,朝廷报捷的文书也递了上去。明天,你们就会被海运往山海关。听说,陛下要亲自在大明门校阅你们江南禁军。这一次,露脸露大发了。回到江南,说不得也要官升一级。你这级别,该升校尉了吧。”吴三桂骑坐在城墙上,两只脚晃荡着看向城下。

????“你不已经是校尉?”

????“辽军跟你们不一样,我们这称营长。我爹是团长,我大舅是师长。跟朝廷的管制,兵部一样。当然,在兵部的花名册上,我还是昭武校尉。我们的称呼,只有在辽军内部才行得通。这一次去京城,我代表辽军也去。

????你小子要是升了校尉,没说的。簪花楼请客,听说那里有扬州瘦马。总是待在这辽东,老子还没见过什么叫做扬州瘦马。他奶奶的,亏大了!”吴三桂接过李定国递回来的酒瓶子,也灌了一口。

????扬州瘦马,对少年郎的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两个人再也不愿意说话,懒洋洋的躺在城墙上,享受这难得的秋日阳光。脑子已经飞到京城,里面满是想象中的扬州瘦马。

????哨骑一直追到了辽河岸边,确定了鞑子这一次是真的向北走了,再也不会回来。李枭也就没有了继续待在这里的兴致,山东还有一大摊子的事情,谁有工夫在这里墨迹。

????李官镇的地理位置很重要,李枭不打算放弃。事实证明,步兵守在五里外的山头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当山上的步兵受到攻击时,城内的人很难出城去救援。尤其是面对骑兵凶猛的女真八旗,出去救援的人很可能被先干掉。李官镇的城墙很有意思,李枭特地去看了城里面露出来的石头。

????据说这城墙最早是高丽人造的,为的是阻挡大唐铁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这道石墙却真的帮助史可法挡住了后金铁骑。如果没有这道石头城墙,史可法早就被多尔衮抓去祭天了。

????让袁崇焕留下一个步兵团,李枭也乘船回了长兴岛。他到底没有答应史可法来长兴岛养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长兴岛不能让人看的东西太多,史可法又是一个鬼灵精,让他都看了去,那老子还混个屁。

????回到长兴岛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被落日映照成金黄色的海水非常漂亮,回来的很急李枭事前没有通知,自然也不会有人来迎接。

????前来盘问的战舰,看到是李枭的座舟,立刻变成了护翼的带刀侍卫,游曳在座舟两侧。

????登上码头,李枭带着人急急吼吼的上了岸直奔医院。担心李虎这么长时间了,现在终于有机会来看看。

????走廊里面响起皮靴撞击水泥地面的声音,护士探出脑袋来,立刻吓得又缩了回去。走廊里面来了一排大兵,簇拥着李枭走了进来。

????“李虎在哪间病房?”胖乎乎的膀蹄跑到护士站,询问值夜的护士。

????“哦,顶层最里面那间。”

????上楼,转弯!走到最里面的病房门口,李枭一下子尴尬起来。因为里面正传出不可描述的声音,这小子住院也不闲着,这身子骨还要不要了。年青人,荷尔蒙分泌就是旺盛。

????等了好一会儿,里面才没了声音。李枭刚想去开门,病房的门猛的拉开。小红衣衫不整满脸潮红的往外走,看到李枭“啊”的一声惊叫出声来。

????“谁他娘的在外面?”里面传出李虎的粗嗓子。

????小红赶忙向边上让开,李枭径直走了进去。

????病房里面只有一张床,居然还有沙发。想来这就是高干病房了,李虎光着上身躺在床上。白色的棉被盖到了腰间,估计这货里面也光着。烟容拿着小刀子,正在给他削苹果。看到李枭来了,赶忙站起身来站到一旁。

????刚刚干完坏事儿,病房里面满是旖旎的味道。李枭揉了揉鼻子,走到李虎身前抽了一巴掌。

????“你小子养病的时候还胡来,身子骨不要了。”李枭这么一说,小红快要羞死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害什么臊啊!这是我大哥,又不是外人。有点儿眼力见儿,给我大哥倒茶。大哥,您坐!”李虎大大咧咧的招呼李枭坐,还吩咐小红去倒茶。

????李枭无奈坐到了烟容刚刚坐的位置,遇到这么个厚脸皮的弟弟,也是没招儿!

????“伤怎么样了?”李枭看到李虎上半身的伤口都已经结痂,好多地方长出了粉色的嫩肉。还好,没有伤口感染,也没有并发症。

????“伤口倒是好了,就是很痒。想要抓挠,您请来的那位李先生还不让。说是要痂自己掉,那他娘的得等到猴年马月。要我说,现在已经好了。”李虎抻抻胳膊,卖弄自己的那两块肌肉。李枭觉得,这货如果不是光着,估计能直接蹦起来展示健美。

????“行了!你好好歇两天,等你把身子养好了再回山东。这一次我在山海关的时候,毛文龙说想成立一个陆军军官学校。我觉得这想头不错,等你伤好了就去军校上学。”

????“啥!上学?”李虎的眼睛瞪得牛蛋大,虎爷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上学。只要提起读书写字,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嗯!上学!第一批的学员都是从各师抽调上来的优秀士兵,由老资历的营连长任教。培训时间也就三个月,过完年咱们要在山东筹备第三师,军官不够用啊!

????你不是想带兵么?只要你拿个优秀学员回来,我给你一个营让你直接当营长。”一听说能直接当营长,李虎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他做梦都想带着兵在战场上撕杀,求了李枭几次都没答应,甚至连个班长都没让干,现在直接说当营长,李虎乐得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真的?”李虎一掀被子,从床上直接蹦了起来。

????小红和烟容羞得脸通红,烟容放下茶杯就往门外跑。这货实在是太丢人了,满屋子人就这么光着身子在床上蹦。

????“你给我坐下,咱们先说好了。你得拿个优秀学员回来才行,如果不能拿优秀学员,回去当排长。”李枭赶忙一把将李虎薅躺下,用被子把下身盖住。

????“没说的,肯定不给大哥丢脸。这优秀生,俺是当定了。”李虎裂开嘴不以为意。毛文龙那老家伙滑的很,最是不爱得罪人。他办的军校,跟他要一个优秀学员不算是难事儿。

????顶多,请老家伙喝两回花酒。

????“别以为是毛文龙办的军校,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告诉你,这陆军军官学校的督导是袁崇焕。你有把握在他手里拿个优秀学员再说吧!”李枭早就想到了这一点。

????毛文龙那老王八蛋,标准的官僚坯子。说到当官儿,整个辽军里面就没有比他更会当的。那是比泥鳅还要滑三分,比包蛋糕那块纸都油。让他带兵,绝对能带出一帮官油子来。

????所以李枭让袁崇焕当督导,反正经过这一次失败,想来今年冬天鞑子也应该老实许多。锦州没什么大事,祖大寿坐镇就很好。让袁崇焕这个油盐不进,脑子一根筋的家伙当督导,绝对会是所有学员的噩梦。这家伙是一个自己不想舒服,也绝对不让别人舒服的人。李虎在袁崇焕手里,估计得有苦头吃。

????“袁崇焕?”果然,李虎一听袁崇焕三个字,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如果说毛文龙他还有办法对付,可袁崇焕他真是一点儿招儿都没有。那家伙属石头的,油盐不进。

????“嘿嘿!没招儿了吧,好好休养几天,去山海关报道。”李枭看到李虎的嘴脸,孙猴子到底是翻不出如来佛的手心。

????“那个……!那个……!大哥,跟你商量个事儿。”李虎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红了,嘴里说话也拌蒜。这不是虎爷的性子,这家伙居然会害羞?这太奇怪了!

????“你……!”李枭警惕的向外看了看,难不成说这货又祸害了哪个护士?

????“那个……!大哥,我想成亲!”李虎声音小得像是蚊子。

????“成亲?”辽东风俗,成亲要当哥哥的成亲之后,当弟弟的才能成亲,不然不吉利。李虎当初想要娶烟容和小红,就是被李休挡了回去。当然,原因是因为李休看不起小红和烟容的出身。

????不过李休也真是跟李虎杠上了,这都十好几了整天待在船上。别说娶媳妇,身边全都是大老爷们儿,连个丫鬟都没有。他不成亲,李虎也只能卡在这里。李虎气得鼓鼓的,却是一丁点儿办法都没有。

????“那个啥……!怀上了!”李虎嘟囔着,眼睛还瞟向烟容的肚子。

????“怀……!”李枭有些头大,这事情得跟李休商量再说。当初就为了这事情,哥俩差一点儿翻脸。现在不跟李休商量,自己就这么答应……

????正不知道怎么回答,烧鸡带了一个传令兵跑了进来。

????“大人,急报!”

????q201812071u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136050/61123770.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