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缘怡既然知道牌的位置,也知道牌面的大小,还能控制骰子,自己拿最大的牌面,给陈坚最小的牌面,自然是必然会出现的事情了。

????而且,这是一场换牌术的比试!

????陈坚只要能够换牌成功,而不被欧阳缘怡发现,就能赢得了欧阳缘怡。

????能赢欧阳缘怡的牌面,却不是这四组牌面当中的任何一组,而是需要搭配,陈坚需要拿到第一组牌里面的天牌,第三组牌里面的人牌,组成天牌配人牌的天杠,才能够赢得了欧阳缘怡的地牌配八点的地杠。

????换句话说,陈坚需要用自己该拿到的四点和六点的两张牌,分别从第一组和第三组牌里面,各自换取一张到自己的手里!

????桌面上就只有八张牌,分为四组摆在桌上,不能多,不能少,所以,陈坚只能是换!

????以极快的手法,把分别处于不同位置的牌,用自己该拿的牌,换到自己的手中!

????关键是,不论是那张天牌,还是那张人牌,都处在两张牌的下面那张!

????“怎么?”欧阳缘怡挑了挑眉毛,笑着问道:“做不到?”

????陈坚一直盯着桌上剩下的三组牌,听到欧阳缘怡的话,抬起头来,看了欧阳缘怡一眼,没有说话,又重新低头去桌上的牌,此时才开口说道:“你这是故意的吧?我想要拿到赢你的牌,除了‘移花接木’这一招,我想不到还有哪一招能够做到这一点!”

????移花接木,是千术当中换牌术的一种说法,指的就是陈坚目前所面临的情况。

????可是,一般而来,牌九也好,麻将也罢,这种硬牌,即便是用移花接木这样招来换牌,一次也只能换一张牌而已。

????同时,换牌的地方还不能是特定的地方。

????陈坚现在所面临的情况,显然是欧阳缘怡刻意制造出来的,需要一次换掉两张牌不说,两张牌还不在一起,而是在特定的位置,也就是另外两组牌的下面一张。

????“的确是用移花接木这一招。”欧阳缘怡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能够把移花接木这一招用到这个地步,也就是在你所面临的情况下换牌成功,就不叫移花接木,而是叫做出神入化了,我做不到的,所以,只要你做到了,我肯定是要认输的。”

????“你未免太高看我了。”陈坚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笑着说道。

????“你做不到吗?”欧阳缘怡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竟然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也不知道她在失望些什么。

????“我没试过,可以试一下。”陈坚笑着说道:“因为我知道这一招,也见过有人做到这种地步!”

????听到陈坚这话,欧阳缘怡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什么都没说,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我试一下,你不必报太大的希望。”陈坚笑着说道:“我知道这一手该如何做到,可惜的是,我从没长时间练过,因为我一直认为我不太可能会用的到千术!”

????陈坚说话的时候,不断的活动着右手五指,攥起拳头,然后又松开,彻底伸展五根手指,重复这个动作好多次之后,陈坚又开始顺时针,逆时针的转动自己的无根手指。

????“你的手很漂亮。”欧阳缘怡在这个时候说道。

????“你的不也一样?”陈坚笑着说道:“每一个千术好的老千,无一例外都是手指修长而又灵活的。”

????陈坚说的是实话,手指粗短的人,即便是能学上那么两手千术,也不过是最基本的东西罢了,每一个千术厉害的老千,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手指修长,而且还相当灵活,这是练成厉害千术的必要条件。

????手指修长而又灵活的人,同时又无一例外的是手很好看的类型。

????陈坚的手指就是修长而又灵活的,修长是自身的体质,也是先天条件,而灵活则是源于陈坚的锻炼,因为他是一个中医,中医不仅仅是要求手指要灵活,还要求很稳!

????陈坚深吸一口气,伸出了自己的手,去拿最靠近欧阳缘怡,也是最后面排在第四位的那两张牌。

????一张是四点,一张是六点的憋十组合!

????伸手,收手回来,时间极短,整个过程不超过两秒!

????两张牌放在了陈坚的面前,欧阳缘怡在这个时候问道:“成功了吗?”

????欧阳缘怡会这么问,显然是因为欧阳缘怡,并没有看出陈坚换牌的动作,所以,她不知道陈坚到底是失败了,还是成功了。

????陈坚没有说话,轻轻翻开了自己拿回来的两张牌,赫然就是一张天牌,以及一张人牌的组合,也就是天杠,刚好赢欧阳缘怡手里的地杠!

????欧阳缘怡默默翻开了自己的牌,她的牌就是那副地杠组合。

????毫无疑问,陈坚做到了,牌面也赢了欧阳缘怡。

????看到这一幕,不仅仅是离着最近的欧阳缘怡,站在欧阳缘怡身后的那个精瘦的男人,以及明叔他们四个,全都呼吸急促了起来,显然很是激动。

????欧阳缘怡应该也很激动,因为虽然从她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神色变化,可却是看的出来,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你是怎么做到的?”欧阳缘怡看着陈坚,问道:“能告诉我吗?”

????“就是移花接木而已。”陈坚看着欧阳缘怡,说道:“无非是动作快,力度掌握的好,同时手也挡住了你的目光!”

????欧阳缘怡翻开了另外两组牌,把那张四点,以及六点,重新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又把陈坚拿到的天牌和人牌,摆回了原来的位置,也就是再次放在了两张牌的下面,说道:“能做给我看吗?”

????“喂,太过分了吧?”白玉在这个时候,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记牌术不行,陈坚告诉了你练习的诀窍,甚至可以说就是记牌术的最终奥秘,现在,你想学移花接木?”

????“不一样的。”欧阳缘怡解释道:“移花接木,我也会的,我说过,能过做到这一步,不再叫移花接木,而叫出神入化!”

????欧阳缘怡解释过后,看向了陈坚,目光中近乎带着哀求的神色。

????陈坚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看向了白玉。

????xb180609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174034/61123666.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