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Δ』你Δ我』Δ看书网

????迅速地丢了书,“怕了怕了,若初若初,我也不告密你的事行不?羽叔还住在锦绣山庄,你绝不能告诉娘我回了关外。指不准又要将我锁了等到羽叔离开了我才重见天日。你说,我就要娶阿紫了,娘还担心我和羽叔待一块儿,羽叔会误导我的性向喜欢男人做什么?我可能喜欢男人吗,真的是!爹怎么受的了她!我真是同情爹啊……”

????我倒是挺同情哥的,自哥出生起,娘就不准羽叔叔抱他碰他,哥懂事后,娘更是不准哥和羽叔叔单独待一块儿,每一次羽叔叔到来锦绣山庄,哥都不能幸免被锁屋里的命运。

????偏偏羽叔叔还到来的那么频繁。

????以前没有阿紫还好,锁个一年半载哥也觉无妨,如今要是被锁个一年半载,一年半载见不到阿紫,哥还不上吊去?

????只是娘固执倒还好对付,可是爹娘从来都是妇唱夫随的。

????也难怪哥半月前一回关外,听到羽叔叔做客锦绣山庄,就没打算踏进家门一步,硬是一直住在这别院里。

????与哥对奕片刻,还以为他把我的事抛到脑后了,却突然听他说一句,“说真的,刚才那男子挺不错的。”

????哥都瞧的上眼,可见毫不逊色于哥了。

????“以前对奕从来都不是你的对手,难怪连吃了你三子,原来一直分神在想我的事?”

????哥轻吁了声,意味深长地眯眼看我,“不过,这关外什么时候出了那般杰出的人儿?”

????嗤笑道:“是不是把你比过了,所以你不服气?”

????“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我当然想我的妹夫出类拔萃了。”眯眼一笑,“何况,也不见得就把我比过了。”

????倒是,哥哥也是那样神仙般的人物,“你和阿紫还好吗,听说大理段氏几位皇室子弟也对阿紫眷顾的很。”

????哥呵呵笑道:“他们和我不是一个级别的。”

????哥当晚就自行打探那男子的身份去了,以往做什么事都无往不利的哥哥,半夜竟然无果而归,我却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哥仍打算坚持不懈,直到弄清那男子的身份为止,我也不起疑,只道他做哥哥的,自然要对别人知根知底,才放心我与那男子交往。

????翌日早膳后就开始梳妆打扮,哥看着腰疼,直说他的阿紫就从来没花费心思在装扮上,人家那叫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待到午膳后,我还是将脂粉洗了,将华衣锦服脱了,如往常不施粉黛,只点了唇脂,着了素色衣裙,哥啧舌道,“看吧看吧,还是自然点好看些。对付男人啊,就是要随意点自然点,女为悦己者容,你过分装点自己了,男人还以为你多在乎他,他也就对你寡淡了……”

????不去理会哥,只在推窗看到楼下一袭洁净衣袍便衬托的气度不凡的他,与他对视一笑,跑下了楼。

????他才携了我的手欲走,我只觉背上一重,阴魂不散的哥已撑颚倚在了我肩上,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他微微一谔,兴许是感觉到哥的不怀好意,没有松开我的手,反是握的更紧,话语却是很和气,“阁下是?”

????“他是我……”

????哥打断了我的话,好整以暇地应道:“夫婿夫婿!”

????“那也得罪了。”他非但没有因此避讳,还笑容愈盛,只是,就像向阳的葵花扎上了芒刺,在听到我有了夫婿的那一刻。

????既心疼他的失落,又不想他误会什么,更觉得哥甚是无趣,“哥!”对上他的眼,与他解释道:“他是我哥哥,亲哥哥,我爹娘生的。”

????哥身份显露,也便不再故意露出与他敌对的样子,他听了我的话心中大慰,与哥寒暄道:“护妹心切,朕……政……真正感动。有你这样的哥哥,我也替令妹高兴。我非登徒浪子之辈,家中尚未娶妻,至今孑然一人,他日定登门向令妹求亲,以表诚意。”

????他确实一派正直,不是油嘴滑舌虚浮的人,哥看着也略略放心,听他的话又说的诚恳真挚,自不好再阻隔着,伸了个懒腰,回别院睡午觉去了。

????此后半月时光俱是每日与他约会度过,他始终恪守男女交往之礼,除了与我携手拥抱,再未做出任何的非分之举。

????每日午后过来接我,黄昏时分必将我安全送回来,看着我进了别院才放心离去。

????那日与他同乘一骑,由着座下骏马在城外悠闲踏青,想着半月也未曾见过他身边的其他人,而他气度不凡,一言一行都显示着家教的良好,显然出身名门,身边不该连个侍从都没有,于是问他,他笑道:“每日午后都是趁他们睡着了才溜出来的,并且严令不许有人跟随。二十年来从没有拥有过像这样美好的时光,我也不愿被他们打扰,若初觉得呢?”

????我自然也如他一样。

????不过,女孩家究竟腼腆,自然不把那样的话说出口,反是说道:“我生命中美好的时光可多了,每一时每一刻都快乐着,去齐国看冰川的时候很快乐,在大漠射鹰的时候很快乐,在草原看我叔叔射雕却又没那能力射下来的时候也很快乐……嗯,在家里承欢爹爹和娘亲的膝下,也很快乐。”

????听我说及齐国说及大漠和草原,他居然无限神迷与向往,苦涩笑道:“我这还是第一次出京城呢,二十年来,都住在京城里的……家里,除了京城,之前哪里也没去过。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想着同样的人,从来不觉得快乐……若初的生活真是丰富多彩。”

????他话语间的忧郁没来由地让我一阵心疼,想驱散那种氛围,便醋意酸酸地质问,“想着同样的人,你想谁呢?”

????“想我娘啊。”他哈哈笑道。

????我一阵尴尬,忍了气,问道:“你娘不在你家里吗?”

????“唔,不在。我住在周国京城,她住在关外。我便是来看望我娘的。”他抱紧我,语调清幽地道:“以前我过的不快乐,但我想,以后我的人生,一定会很快乐。即使我仍处理着永远也处理不完的事。”

????“因为,我有若初了。”

????“若初,你笑起来真像我娘。”

????“姓政的,我爹还说,我笑起来像我娘呢!”他总是时不时冒出‘政’这个字,每每那个时候,便结巴地‘政正真争’个半天,

????“若初,我过几天就去看我娘了,过些日子我再找你好不好?到时候咱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去请了关外所有的媒婆,让我娘去你家提亲好不好?我们也像平民百姓那样洞房花烛,椒房之乐,你说好吗?即使我是皇帝,这一辈子,我也只会有你这么一个皇后。以后陪我去周国京城里住,好不好?”

????“姓政的,你都到关外差不多半月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去见你娘呀?”

????“若初,我也想去见我娘啊,又期盼又忐忑又紧张,等我做好心理准备了,自然就去见她。”

????唉,想起我那一见娘就惟恐避之不及的哥哥啊,瞧瞧我家姓政的多想念母亲!“儿子见娘,还要有心理准备么?”

????“要有,我就要有。”

????“真任性真孩子气啊你!”亏见他第一面,还不是很熟稔的那时候,觉得他成熟稳重呢!

????“唉呀,我在臣……在下属面前扮演了二十多年成熟老练的形象,我也累呀。难得在若初面前放下伪装,只有在若初面前,我才觉得舒畅没有负担呢。城隍庙会怎么到这时候还没结束,都半个月了。若初,我们去逛庙会。”

????“都黄昏啦,我要回家,不然我哥要担心我。”

????“一会儿我亲自送你回去。明天起我得读读经书清净清净,清净个几天,好去见我娘,可能就有些日子不会出来啦。”

????“清净清净?你每天看着我很烦么?”

????“不是不是!若初……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若初,都是我不会说话,你不要生气了啊……若初你笑一个,笑一个……哈哈,你看这不倒翁笑的多开心……若初,你就是我的不倒翁……”

????“你一点都没有诚意!买个一文不值泥巴做的不倒翁给我!”

????政翌与若初,也许都过的很好吧。

????也许。

????“无衣。”烧纸钱的火盆里的火熄了,子郁一边在那里煽风点火,一边说道:“无衣,我们什么时候回周国转转,这些年来真是走遍了大江南北了,就是没再回过周国。我们回去昔年的将军府住些日子罢。李制一直把将军府照料的好好的,咱们什么时候回去都行。”

????“好啊,我还想把被大火烧尽的睿清王府重建呢。”

????“你……好吧!”某人沉痛到最后,还是应允了。

????祭奠了四叔叔,子郁起身要回去锦绣山庄打点回周国的事,我叫住他,“子郁……”

????“嗯?你要说什么?”

????“我不后悔。”

????“什么不后悔,是不是嫁给我不后悔啊,哈哈,我这么好的丈夫,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竟也学的油嘴滑舌了。

????“我想说的是,在龙御夜身边待的那三四年,和与四叔叔夫妻一场,我不后悔。”他默默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继续说道:“本来,我痛恨在龙御夜身边几年的时光,我最美好的青春几乎都给了他……可是,一看到政翌,一看到一国之君谦恭有礼的政翌,我就不后悔了。”

????“傻瓜。”子郁将我拥进怀里,“无衣,我也不恨夜。我还想他能够活过来,还想和他像小时候那样下一局棋,逛一次青楼……”

????子郁没感叹完的话被我以喝问而告终,“好啊,你还去逛过妓院?”

????“没有没有,无衣,我真的没有……那次是夜见我不近女色,要将我骗去青楼开荤,结果还是被我清清白白地出了来,绝对没有……唉喔,你这女人下手怎么这么狠?怪不得时佑一见你就跑……”

????(全文完)

????q201812071u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174810/60877846.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