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亚威尔港迎来君士坦丁堡的航船后,金矿的采掘工作第一时间展开。因为旧矿道废弃数百年,矿洞之中大多数木制结构已经腐朽坍塌。

????初期的工作还要从重新疏通已经被严重堵塞的矿道开始。当然了,约翰可没有耐心一点一点看工程的进度。后续金矿的掘进,具体的统筹,皇储陛下就一股脑地扔给了来自君士坦丁堡的地质学家们。约翰完全可以相信这些深受巴列奥略王朝熏陶的学者们的忠诚,就像杰弗瑞哪怕受到酷刑仍然在为帝国尽忠一样。

????趁旗舰尤比乌斯-光辉号前往雅典的比雷埃夫斯港维护的机会,约翰干脆打算顺道去拜访一下当初的防守希腊的功臣。

????“拉提乌斯公爵,好久不见。”镶嵌着珍珠宝石的精雕白玉大理石门被两位侍从缓缓打开。

????雅典,索拉泰亚大总督府。

????柔和的海风让这座城市充满了蓬勃的生机。

????葡萄种植园与蚕丝编织工坊遍地生根,大理石加工与珠宝加工作为帝国奢侈品的支柱产业,也在雅典城中蓬勃发展。通过亚得里亚海新航线,丝绸之路被奥斯曼堵塞对商品经济带来的影响,因为这些重新萌芽的商路得到了些许缓和。

????拉提乌斯从堆积成山的封臣报告中茫然地抬起头。

????“约翰殿……陛下?您怎么来雅典了?”

????“尤比乌斯—光辉号的舰载火炮需要频繁保养,顺着这次来比雷埃夫斯港的机会顺路过来看看,顺便给你带来一个好东西。”约翰微笑道。

????拉提乌斯放下手中的纸笔,将约翰带到了总督府的主会堂。不得不说,帝国在建筑用料上的奢靡之风几乎成了文化烙印,已经完全无法抹去。蔚蓝与洁白是雅典永恒的色调。

????“帝国计划筹建一个学院,来重新启动已经停滞多时的教育。因为种种原因,这个学院不会建立在君士坦丁堡,除此之外最好的选择,应该就是雅典了。”

????“雅典?”拉提乌斯低头想了想,“眼下雅典的发展重点还是以经济和本地商业产出。想要建立一座有一定规模的学院,恐怕需要征集更多的人力,并且需要大量的时间……这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的工作。”

????“哪怕是放在君士坦丁堡,也没有人会期待学院会快速落成。”约翰随手拉开一把座椅,“这会是帝国重修狄奥多西城墙以来最为宏大的攻城,同时也会让雅典成为新学识的。欧洲人在亚平宁半岛上表演文艺的复兴,我们就在这文明的摇篮之中让文明重生。”

????“但是……”

????“资金的问题不用担心,在伊庇鲁斯,我们意外获得了一个稳定而丰富的收入来源国库也会想办法承担一部分,希腊只要负责提供合适的场地,很快就可以准备动工。”约翰将建筑设计师们的设计草图平铺在圆桌上,“学院未来可能会不断扩建,并不会一直局限在雅典。”

????拉提乌斯似乎对约翰的建议并没有多上心,反而是提出了一个封建统治者都会关心的问题:“陛下,亚平宁上的新思潮才刚刚掀起,就已经对当地和周边国家的封建统治产生了动摇。虽然帝国的行政制度与西欧上典型的封建制度有所不同,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不会产生政变、叛乱、强迫改革等等一系列的风险。学院开设之后,某些思想一旦向平民普及,会动摇帝国统治的根基。”

????“拉提乌斯,帝国需要进步。我们在君士坦丁堡筑墙自守已经太长时间了!”这是封建领主们固有的思想,无论如何对帝国忠诚,首先要保证的是贵族和皇室的基本利益,由此这跨越愈千年的时代才会被称为黑暗的中世纪,王权与宗教双双轮番压迫着平民的思想和行为。

????“约翰陛下!”

????“好了,拉提乌斯,这是元老院,御前会议和我的父亲共同通过的。这座学院迟早要动工。原则上我们帝国不会干预封臣对采邑的建设。但,拉提乌斯将军,我可以正式地告诉你,这座学院的价值,甚至超过了乌尔班的火器工厂,帝国未来至少五十年的命运,都会和这座学院息息相关。”约翰一拍桌案,打断了拉提乌斯的争辩,“西方人把我们叫做希腊人的帝国,把我们叫做东方罗马,用各种称谓贬低着帝国曾经的辉煌。但是你是罗马帝国的封臣,雅典的公爵,不要忘了,帝国已经经历了千年的风雨,哪怕是政体,也已经有了无数次更迭。”

????拉提乌斯抬起头,紧盯着约翰稚嫩而坚决的双眼:“陛下,如果,我是说如果巴列奥略王朝的统治因为这个决议而动荡甚至崩溃,您也在所不惜吗?”

????约翰沉默了片刻,将学院的设计草图扔在了桌上。

????“拉提乌斯,我曾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我与我的父亲,与巴列奥略王朝无数巴西琉斯,乃至帝国初诞之时,那些元老、第一公民、元首、奥古斯都、屋大维、图拉真、查士丁尼……每个王朝出色的统治者鞠躬尽瘁,与他们继任者之间的传承,究竟是不是为了延续自己的统治。”

????“……”

????“而且,我已经有答案了。”

????……

????无论拉提乌斯是否同意,君士坦丁十一世的敕令一定会得到落实。虽然拉提乌斯对这条敕令表现出的态度相当暧昧,但最终也没有明确否认。就在这样尴尬的局面中,来自希腊沿海所有大理石加工坊制作的廊竹与伊庇鲁斯采伐出来的粗壮的林木,被一车一车运入雅典。

????工程的进度如所有人所料十分缓慢,雅典当地并不能征募到大量的劳动力。加之威尼斯人同样对雅典学院表示出了强烈的抵触情绪,帝国一时之间又斡旋在了多方势力之中。

????“哥哥,看来这个雅典学院想要真正在雅典建立起来,还要费好多功夫了。”

????“所有变革,都伴随着流血和牺牲,我意外的倒不是这个。我是没想到,父亲作为帝国的巴西琉斯,都甘愿冒着巨大的风险通过建立学院的建议,但拉提乌斯,一个为帝国浴血半生的将领却……”

????q201812071u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174858/61105006.html

章节目录